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美术书法 > 国画油画 > 正文
苏亚民的绘画血缘
来源:本站 作者:苏允杰 更新时间:2019-11-28 10:00 点击:38次
  遥想从前,家境贫寒,结婚时,没一件象样的家具。
 
  堂弟亚民送一幅牡丹,装裱在一块三合板上,横幅,绿叶红花,喜庆怒放的那种,挂在墙上,竟然蓬荜生辉。那年,他才十岁。
 
   一直想写亚民,总怕涉嫌,因为他是我堂弟,我们是有血缘的,一如他和绘画的血缘。
 
苏亚民在作画
 
   亚民上有兄,下有弟,在家是上不香下不甜,也养成他孤冷的个性。印象里,眉清木秀的小帅哥,整天仰着张倔强的小脸,酷酷的感觉。
 
  多年不见,亚民却是另一个形象示人。一年四季一如既往的纯棉的装束,一如既往的厚重军勾皮鞋;浓眉,大眼,光头,一身清净,一身洒脱;有时,忧郁的表情,冷俊的眼神;有时,手持香烟,凝视远方,思绪成了一尊孤傲的雕像;偏爱淡漠,有种旧文人的情怀,痴迷于江南美景。
 
   当年,叔在当地医院任院长,酷爱古诗书,家存画集颇多,亚民耳濡目染,6岁,就用蜡笔涂绘,虽无师承,全凭感悟,其作端端的活灵活现,甚受人喜欢。绘画艺术,全凭天然的禀性和几近执拗的兴趣,才有他今天艺术的灵性。
 
   亚民01年入道,02年赚钱,04,05其作品供不应求。08年至今﹑归隐。却有佛缘,两次出家,未遂。他有套袈裟,白色的,从没有见他穿过,他从不烧香理佛,独执画笔绘禅,且意境深远。
 
   “孩子学习怎么样。”
 
    “不错,从我接管了,他们的学习成绩直线下降。我就让他们玩,中国的教育都这样了,不能让他们学傻了。”
 
   他说:“世上不存在艺术品,但是存在艺术家。”他说:“特别不喜欢画画,绘画只是生活的一小部分,就象饿了吃饭。”
 
   他说:“一开始画人物,配个马应景,结果人们开始喜欢他的马胜过他的人物,于是,单独画马,可以轻易征服许多人,特别是军人,一次购买几十幅。”他对马有无限的痴情,他的马能飞,能凌空,能叫嚣嘶鸣,他的马都有活生生的灵魂。他说:“在济南一个雪夜,站立在雪地里,冰冷齿骨,风吹起单薄的衣领,眼前猛然间就有了那个雪马的画境,其实,画马就是画我自己。”
 
     “三哥,我现在成都。”“三哥,近段时间游广西。”“我在济南,画画。”“马上要搬到湖州,那里空气好。”“我感觉看看马,牵牵马,骑骑马,对我来说远远不够,我要养马,和马每天生活在一起才感觉过瘾。”
 
 
 
   亚民有着极深的游牧情结,不想在一个地方待久。但是,他却留恋于江南的美景,漓江沿岸的山村,破烂古屋旧舍,他可以一住就是一年半载。
 
   并且,怪怪的性情,身上有10元钱就不去动笔,他的真画不卖,卖的不是画,他需要生活,把艺术糟踏,他一直追求艺术的纯洁。
 
  他不屑于学院派,他说:“有些小聪明的人可以去读研究班,就象一个纯朴的村姑,她的美是天然的,如果到美容院一整,那种美就破碎了。因此,不喜欢那些所谓的班,太虚,没用。不喜欢花稍的形式主义。”
 
  亚民不齿于现在的书画现状,不服于现在有些所谓的绘画大师泰斗。他说:“现在许多名家大家流水线作业,而自己的每一张都有写生草稿,什么是创作,那个是行画,有多少人都是聆着自己的耳朵购买。”对绘画,他始终保持着孩子般的赤诚和执着,毅依然矜持的张扬自己的个性,却从不喜欢宣扬自己,至今,没有一本自己系统的画册。喜欢我行我素,永远那样飘忽不定,让人担心。
 
 
   跃然纸上的不是笔墨,而是一个艺术家的人心和灵魂。他是个特别纯粹的人,所以才会有这样纯粹的作品。江南山水的熏陶,让他拥有特质的感觉,这种感觉最重要,其意其境才可以聚拢起来,形成他捕捉精品的方法。

   执卓才能获之。今,影视书画都以利益为重,实难见精品。宋庄,就像一个书画生产工厂,画家为销售而画,太近铜臭,艺味浅淡。接触一些宋庄画家,张口是钱,闭口女人,其德与“家”不符。古人,玩艺术的多把“艺”视做生命,而现在一些所谓的艺术家却都在靠忽悠立命。如果都把金钱和女人奉为动力,那他的作品还有真正的灵魂吗。

 
   避世的心态从艺,鄙视当今所谓的“画家”中的“大师”,在风云之上走光的诸多“大师”,实是无视伦常的“文化裸奔”一族,若施以“扒衣”,无异于“扒皮”,实不可取;为纯化文明风气计,既然不能实行“取消大师”,我们就应当帮助他们学会“穿衣”。
 
  “高产不代表艺术,真正的艺术需要深度的思考。”
 
   个性、才情、思想促成他现在的风格。佩服的他手巧,灵性。知道他从小就有这方面的天赋,没想到今生他真的与绘画有缘。
 
  不喜欢都市的繁华喧嚣,开车带他去北京的山里,找创作室,好陡的山路,我开的惊心动魄,他却欣赏的有滋有味。
 
   他不是故作深沉,也不喜欢无病呻吟,看上去成府很深,其实,高兴时,他的笑很灿烂,而平时总是喜欢绷着小脸。
 
 
   洁白的哈达,猛烈的烧酒,蓝蓝的天空,棉絮般的白云,他牵着马的手,有些颤抖,
 
    亚民曾经想送我画,本来已经给画一副,放一个月自己就不满意了。再画,亦如此。所以,几年过去,没见到一张他给我的画。他对自己要求太严。我相信这是他的性格。

  “牵马,骑马,不过瘾,已经满足不了我。我希望决定养马,短途,千里之途,我会骑马而行。”

 
    “喜欢一座山青水秀寺院,清茶素斋,读读佛经,画些禅画。”
 
   苏亚民不喜欢现场做画,他把绘画艺术看得很神圣,他认为艺术是很深邃的很纯洁的东西,非勤劳而能得之,非思考而能得之。它需要特定的时间,特定的环境,特定的心情,在瞬间捕捉灵感的火花。
 
  现在的书画市场太过浮躁,那人,那禅,那马,那里没有庙宇,那里没有牧场。他为什么痴禅爱马,骨子里的迷恋。这就需要从他的血缘说起,一个成吉思汗莫落子孙对马的怀念。情结,情感。
 
 
   有位大将,要去攻打很大的城堡,他所带兵马有限,但他的精神感动了上苍,就给了他瓢豆子,于是他一把豆子,一队兵,终于打破城堡取得胜利。第二天,我的作业本上,被亚民画满了密密码麻的兵马,他说这象不象那位将军的豆子。

   学院派赚的是功夫钱,一个月就画一张画,他认为他的作品是精品,人家一天画一百张的就不是画画,其实,一天画一百张的不见得人家不出精品。

 
   “苏老师,有博客吗?”
 
    “有,我的博客,最高记录是两年不更新一次。”
 
   “如果你没时间,我可以帮助你打理。”
 
   “谢谢,不需要,我喜欢它荒芜着。”                 
 
   国画之美,在于能否让你看到的时候目光停留,那一丝微妙的不可言传之美,就是作品的魂。用粗鄙之人的话说,就是耐看,长看不厌。
 
 
 
    “三哥,我要皈依。”
 
   “亚民的书画,能让人感动。” “亚民的书画,很特别。”“有很深的意境。”“
 
  没有人象他在我心中的位置,每次来京,亲自去接站,亲自下厨。
 
   苏亚民是一个画画的,同时也是一个怪人.
 
   会拿筷子不一定是中国人,
 
   会写汉字不一定是书法家,
 
   长的好看也不见得配“美女”这称呼!

   狗屁所谓的美女作家、美女画家、美女书法家!

 
   有本事就别加美女二字!
 
   一定要做自己喜欢并擅长的事情;认准方向,就去做;不跟风,不动摇;专注如一;把自己艺术的事情做到极致。
 
   苏亚民的画以人物及马为主,擅长画古代仕女及高士,更擅长画马。其作品用笔洒脱,其风格在继承传统基础上更有突破,人物形象传神、动静合一。线条萧散飘逸、笔墨润泽,画面意境悠远淡泊、自然生动,与现代人们传统意识的回归相融汇。
 
   苏亚民笔下的骏马,刚劲矫健,或回首长嘶,或腾空飞越、四蹄生烟……。形如鳞蛟,神似苍龙,驰骋于天地之中,无拘无羁,不屈不曲,悲怆而执着,笔墨酣畅,形神俱足。既有精神抖擞、笑傲苍穹的豪气,又有洒脱自如,从容淡定的境界。   
 
    苏亚民笔下的仕女,娴雅而淑静,整个画面干净简洁,无一丝杂墨。仕女气质如兰,仪态柔美。   
 
   苏亚民笔下的隐士,与世无争,清雅淡泊,隐居世外,自得其乐。亚民用笔简炼,似随意勾勒出的各种人物,却动静契合,神态相宜,隐者仙士,栩栩如生,足以陶冶心志。
 
 
   好酒须同酌,奇思在独行。 佳茗宜对饮,情景映杯生。
 
   苏亚民就用笔墨代言。
 
   我们是一个特殊的民族,元朝兵败山东,是身穿汉族外衣的蒙古人,在这里生活了五百多年的祖先,却是蒙古民族的忽必烈的后裔,苏氏宗祠,建于明初,座落在北王召,名为“召”,顾名思义,北王召即北王庙,意为从北大都王室徙来的王爷之庙。
 
  故乡,在鲁西南金堤环抱的黄河岸边,那片黄河水灌溉的土地,肥沃厚实。那里没有一间象样的庙宇,更难见披袈裟的僧侣;那里没有宫殿城墙楼阁;那里没有一望无际的牧场,更没有成群飞奔的骏马;而亚民的绘画题材,却是禅意浓厚的童叟仕女和凛空嘶鸣的飞马。
 
 
  追根寻源,缘于祖宗的血缘,一如祖先蒙古人的血缘在没有牧场骏马的地方走来,在没有庙宇僧侣的地方走来,他对禅,他对马,竟然有如此深厚的情怀,
 
   这不得不追朔他的蒙古血缘。鲁西南苏氏家族,其始祖原是元朝兵败隐居的王爷,遗像瞻其衣冠绅笏,确有足征生平,常持槊自遂,因号钢锸公。……其祠堂藏始祖某所用铁槊重百斤。今尚存。
 
  追寻祖缘,曾经有说我们是眉山苏氏一脉,其实,不然。菏泽地方志云:“其先本元蒙古之后,至兵部侍郎。”常听年高祖长讲述苏氏始祖有遣像,” 苏亚民从就喜欢那张画像,
 
  禅马血缘,没凌空飞马,就没大难不死的祖宗,元朝需要禅,现在需要禅,人类需要禅。祖宗是元朝的王爷,血缘的关系,是他骨子里的情感,元朝崇尚佛教,他的禅画独特而不失皇家意境。
 
 
 
 
 
 
 
 
       苏亚民简介
 
   苏亚民苏亚民,祖籍山东,中国画画家。幼年学国画,八二年入江苏艺术学院美术系研修,九零年入中国美术学院中国画系研修班。作品参加第六届、第七届全国美展,并获美展优秀作品奖。荣获台湾九三年中国书画展入选奖。参加第一届、第二届、第三届国际水墨画展及各种全国性学术活动,其作品得到诸多港台美术爱好者及收藏家的表睐并予以收藏。
 
 
责任编辑:一铭
标签:
免责声明:
  本文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国传统文化产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