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陶瓷雕塑 > 正文
生命的追问---周国祯动物雕塑的诗性解读
来源:本站 作者:黄辉 更新时间:2013-08-07 10:00 点击:1892次

 在自然界里,千奇百态的动物以它丰富多彩的存在形态,为壮腑辉煌的自然增添了奔腾跃动的雄健和飞翔邀游的旖旎。周国祯教授神奇手下的动物王国在高温色釉与洗炼寓意中珠联璧合,创建了中国现代陶艺的独特语汇和时代精神,给予我们一个宁静而又寓意深刻的动物世界,在自然朴拙中充满灵趣。他以尚美求真和洗练夸饰的审美意识,匠心独运地运用窑变釉等来表现其纹理的效果,将内心的心路历程化为可视的形象,借助动物的情态寄意造境,表达对生命的敬畏,含蓄地展示人世间的社会情态。


 周先生的动物雕塑极具灵性、爱心,深蕴骨气和哲理,作品婉约中透着豪放、大气、柔美中包容刚健,典丽而不媚俗,舒展而绝非张狂。他的陶艺作品是自然意象与生气勃勃的动物形体的塑造,深深融入了中国的艺术精神、哲学思想和人文情怀,是当代东方神秘主义哲学美的艺术契合体,是生命情感的延续,蕴含了生命文化的审美情韵,凝聚着艺术家对生命的敬畏,张扬着生命的诗性。
   在雅典达尔菲阿波罗神庙门廊的石碑上写着:“认识你自己”, 千百年来人类对于自然生命本体的追问和解答以及对生命的体验使人与自然息息相通。品读周国祯教授的作品,如在弥漫着生命诗性的月夜,感受生命质感之美,沐浴着思想深邃而澄澈的月光。
           

母爱咏叹曲---母子羊


    有一种爱,无论你身处何方,都能感受她的温暖。有一种爱,无论你身处何地,都能感受她的心跳。
  母爱的鲜乳饱满欲滴,沉甸的青果在枝头缀满爱意。小羊跪乳,闭目吮母液,膝落地,感念母恩,受乳恭身体。月白,地生情。风动,石亦语。此刻,谁来顾怜同一轮明月下的瘦影。情感的暗流在胸中涌动流淌,血与脉相通相融。
  一朝羽丰,反哺莫遗弃。怀抱一颗感恩的心,犹如在生命的旅途中点燃了一盏明灯。你快乐,她幸福。你悲哀,她哭泣。只有她,永远不需要珍藏,却永远不会忘记。


  雄鸡一唱天下白---天亮了


    一个风生水起的引注,触目惊心。一刀闪电,劈出东方的神话。?黎明时分,清空中传来鸡叫声。
 “我有迷魂招不得,雄鸡一声天下白?。”前朝的诗句,已把山河装进胸怀,骨子里便有了五千年不变的中华魂。黎明前的黑暗被破晓的雄鸡喝醒。
 雄鸡跳出樊篱,跳出冰封雪裹累赘的冰凌花。眼睛一睁,抢到了第一缕晨曦的光华。嗓门一亮,衔住了宇宙里太阳哔剥燃烧的响雷。
 曙光初现,雄鸡啼鸣,是的!天亮了。


 韬光养晦卧骨遒---华南虎


 一把剑划开万丈天幕,一腔血注解千秋史书。王者尊贵里的低调,凝成简单的皱纹,溢射着威慑的光。那雕着寂寞的排挤,条形的斑纹密布于它的周身,缠撩静默中的欲伤。那隐黯的纹肌,彰勃着力量与速度带来的恐慌,宛若披坚执锐的铠装。那傲视的眸光。如霹雳后的甘泉,揉碎脆弱中的坚强。  
 日月沉,云河吐。山影渐暗渐浓,可它仍安稳耸肩,条形的斑纹密布于它的周身,诗意的栖息在繁花似锦的夜空。利爪蜷缩进洞穴般的掌心,静月奇迹似地在它眸中闪现。云块镶入脊背,琥珀因它的斑斓而栩栩生辉。


雪域高原的图腾---雪豹


 你是雪域高原的图腾,将自己放逐进偏远、孤寂和坚卓,其珍稀性更多地呈现出精神生态的象征意义,仿佛神明的作品横空出世——是的,你耀眼的环纹正是神明之手打上的胎印。
   你是根与翅混合的灵兽:小巧、敏捷、双目如炬,克制着高傲的兽性。你扮演者战士和哲人两种角色——既在低处去捕猎,又在一定高度生活,雪线之上走动一团火焰,在荒凉和高寒中灼灼盛开。
 你本性中的残忍转化为无与伦比的节制和风度。温文尔雅如同一位谦和的王子,目光柔和,在雪域高原上沉思冥想。在你小小的脑袋里渐渐明亮起来的,也许正是哲学家绞尽脑汁的一些问题吧!你给我们获得了一种参照、一种砥砺。


任重道远---骆驼


 是谁赋予你这般好耐性,让你如此坚定,无数沙砾铺出的大漠,你那如沙砾一样颜色的绒毛是在诉说你的义无反顾吗?!我心中的骆驼,我会如你一样,义无反顾。
 我在荒漠的戈壁滩上看见一只骆驼高耸的山峰和褐黄色茂盛的草木,我看见从美丽的山峰上有细细的风吹过白色的沙湖;我看见于看见你坚毅的眼睛;我看见眼睛后面庞大而坚定的骨骼。它们牵引着你矫健的四肢深一脚浅一脚地跋涉,家园可能比路要远。
 你的呼吸还来不及冻结,语言已经沉默成无边的沙砾。我惊讶于沙尘暴的凛然,却不知是专为你设计的命题,答与不答,其实不再重要,百炼成钢已经使你趋向于一首完美的楚风汉韵。
 沙漠不一定是死魂的临界,谁的心中或许都有一片绿洲,只是你我行走的方向不同而已。


静观---鹰


 铿锵的声,惊动了头顶展翅的鹰,歌一样的风,掠起了七彩的流光;手掌的起落之间,静止的水折射了一个世界。且不说那火红的枫林将秋山装扮的如何绚丽,也不说寂寂的蓬草将大山渲染得如何柔韧健壮,单是那山坳深处嘹唳出的一声鹰唱,就足以显示大山空阔幽深的况味。
 行意乐,止逸稳,静观风云,择良入心。心境漫步峰峦处,豪情满腹随鹰度。静观其猛厉的姿态与睥睨的风采,静观万物皆自得的胸襟。
 在生死的轮回里,合掌,静坐……
 (作者:黄辉,哲学硕士,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江西工艺美院兼职教师,景德镇高专陶瓷研究所特约研究员,景德镇市田家炳外国语学校教师。)

(责任编辑:雅雅)

责任编辑:
免责声明:
  本文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国传统文化产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