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养生休闲 > 正文
夜宿“桃花岛”
来源:网络 作者:画家娄建国 更新时间:2013-07-25 10:00 点击:1356次

    雨水哗哗啦啦地浇在丛丛香蕉树的叶子上,透过密密的碧绿碧绿的香蕉林的空隙望过去,皆是白浪连天的江水。“花洲岛外打渔船,一片汪洋都不见。”我这句是篡改了毛泽东词的句子,用它来描述这座小岛是再确切不过的了。这座岛四面被江水环抱着,岛上有许许多多南国热带的植物,有数不清的奇花异卉。据说小岛四季芬芳馥郁,花团锦簇,因此得名“花洲岛”。我们现在就住在这岛上,很有幸住在这依岛傍江的别墅里,而且还要住上几天,实在让人高兴。此刻我在伏案写稿,侧转头,便可透过宽敞的别墅玻璃幕墙一览江上的夜色。望着灯火照在江面上那黄黄的,白白的雨的线和波的光浪的影,很有诗情画意。我索兴站起身,推开窗听着楼外的风雨和楼下江水声声不息的旋流。这个岛简直半是人间半是仙境,到这个岛上来,是我从北京来广州之前怎么也想象不出的事。这岛就是世外桃源,难怪两日前朋友就说要带我们上“桃花岛”。“桃花岛”是花洲岛的别称。此时已错过桃花盛开的季节,据说这岛上的桃花也是非常的美丽,也不知这岛是同电视剧里那桃花岛一样四面环水,也不知是如同陶公的“桃花源”。也不知就是因岛上的桃花芬芳美丽,人们才给他取了个“桃花岛”的别称。反正“桃花岛”,“花洲岛”这两个名字一样美丽一样香气袭人。我说花洲岛半是人间半是仙境,而不把它说成仙境。因为它毕竟不是仙境,船是实实在在的船,岛是实实在在的岛,一切景物触手可及,哪一点也不是虚无飘渺的海市蜃楼。我们是今早从广州市东沙出发而来的。因为我们一行有几个人又加上每人带着行李。一辆丰田坐不下去,东沙的李所长开着“风行”拉着我们来到顺德。顺德没有广州那种拥挤和喧嚣,街道显得洁净而宽敞。“艺源堂”笔会刚刚结束,我们便奔赴花洲岛,来岛上时并不是我们一行几人。从顺德一同来有四辆车,车里有顺德文联主席,还有地方上一些书画艺术家和企业的领导们,车行十几里到了江边,我才知道这岛并没有一条路可通到岸上,上岛来的车辆也只能停在江岸路旁的树林里,然后发一个信息或打一个电话联系一下岛上人,再从岛上开汽艇或客船到江岸边接客人上岛。

 

    南方的雨水就是多,从我们来广州去越秀公园那天算起,雨已下了几天。此刻我们下了车拉着行李,尽管从车上下来到江边的汽艇上也没有多少步路,可雨还是把我们淋得半湿。

    上得岛来,早已是午饭时间。午宴,众宾客聚集在花洲岛中央那座楼的大厅里。岛主亲自来作陪,并拿出藏之多年的茅台酒,岛主说他藏酒很特别,数年前他将几箱茅台酒分别装在四只青花小口瓷坛子里,并配上桂花和两种名贵中药,藏在地窖里。时隔多年每逢贵客来临才取出一坛。如今打开酒坛,满屋漂着茅台酒的香淳和桂花的清芬。岛主一边差人斛洒一边认真地说;“茅台酒可是个好东西,这久藏的茅台酒更是好东西,能治寒疾、风湿、偏头痛、关节痛等好多毛病呢”。并且他还告诉我们他还藏有自酿的酒呢。岛主年逾古稀,精神爽健,真是鹤发童颜,话语幽默而风趣。巧的很呢岛主偏偏就姓黄,老岛主指着田师兄还有和田师兄一同上岛的他的女同学,开玩笑地说:“我是岛主,你是郭靖,她便是黄蓉了。”逗的大伙哈哈大笑。

    其实,刚上岛我就留意这岛上的各种奇花异果。那枝头缀满的是黄皮果,石榴。特别是那芒果,结得丰满而肥硕,压枝欲折,垂下来碰着游人的头。大树菠萝,特别地奇怪,从树干里冒出一个个大果实,青青的,黄黄的,从来没有见过。一上岛,我就被岛上的景致所陶醉,心里就有一种恬的美的爽的很惬意的感觉。这种感觉或许就叫诗兴,我便随口诌了一首

《花洲岛感怀》

奇花异果添诗兴,鸟语声声画意浓。

玉宇琼楼烟雨色,半真山色半空朦。

 

    在席间我还问岛主很多关于岛上的事情,也知道了不少好玩的有趣的事,黄岛主他是私人拥有这座岛的,而且他投在这岛上的建设已经过亿了,据说他是中国第一个私人拥有岛屿的,也曾有报纸杂志,互联网争相报道过,只是这岛主不愿意出名罢了。

    吃完午饭,雷声仍然隆隆地响着,我们便撑着伞踩着岛上鹅卵石铺成的小路,回到我们所住的别墅的房间里休息。走进房间,拉开漂亮的落地窗帘,能一览雨中的江景。我们所住的这是几栋临江别墅,皆是依岛傍江。往楼下看,那滔滔的江水,澎湃而汹涌。下午,推开别墅楼台的门,我就一直站在楼台上,看楼下的江面上有横斜的渔舟,远江上有机船掠过的身影,也能听到轰轰隆隆的马达声。同样是风雨,然而“登斯楼也”,没有范仲淹《岳阳楼记》里那种“阴风怒号,浊浪排空”或“去国怀乡”之意。此时看着天际流来的茫茫江水,虽有一些被雨水冲击的混浊,但看着霏霏雨色,听着滔滔旋流,再放眼对面隔江的大雁山,山上的大雁塔在烟雨中朦朦胧胧若隐若现,一样让我心旷神怡。我索性搬来一把椅子,坐到楼台上阅风雨,览山色,观江景。酒意未消,兴致勃发,竟然一口气糊涂乱画地写了好几首绝句。其中下面这两首还自觉得能值得看一看。

《花洲岛别墅楼台观雨》

乌云翻墨压江城,水接天连雨倾盆。

楼台观江翻浊浪,狂风吓煞打渔人。

《西江远眺》

江阔天高雨过晴,雁山塔影隔江明。

花洲眺目夕阳远,诗意骋怀逐晚云。

 

 

   下了二十多小时的雨终于暂时停下来,我们便下楼到小岛上四处游览。起先我们不知道环绕小岛的这条江叫什么名字,更不知道它叫西江,西江在顺德的水域极为开阔,水产也极为丰富。除此条西江,还有东江和北江。广州是三江汇合的地方,三江汇合成为一条珠江。乘豪华游轮夜游珠江,那是后来的事。现在我们是在花洲岛上,看一排排一棵棵南国特有的棕榈树,看木瓜树上缀满硕大的木瓜,午宴上岛主让我们喝的木瓜汤,就是木瓜和肉片炖成的。看着那挂着的大大小小木瓜,偶有一两个发黄的,但还没有完全成熟。香蕉树最好看了,一丛一丛地生长在岛边,我常喜欢画香蕉和芭蕉。那一片片阔大的叶子适宜用大块笔墨来画,能表现一种酣畅与大气,只是现在在雨中没法写生,看着那一串串绿色的显得沉甸甸的蕉果弯垂着,心里好激动好激动!还有柠檬,还有荔枝,还有龙眼,还有许许多多我叫不上名来的果树。园子里还种有南瓜,茄子,佛手,豆角,包菜,辣椒等等。玉米甩着红红黄黄的胡须,哇!真是江中有岛,岛上有园,园中有花草果树,应时鲜蔬。园旁有池,池中有鱼。鱼乃江中野生之鱼,捕来养在池中,供来客烹享。美哉!乐哉!

    一花一草总关情,人与人相处,最珍贵的是“情谊“二字。花洲岛的雨,花洲岛的风,花洲岛上的花香鸟语,你若让它溶入“酒”字中,它便醇香醉人,你若把它溶入“情”字里,它便让你感受不尽那其中的惬意浪漫与洒脱。看!看!看!那船头上是谁?“哦,阿哥呀阿妹!……”船头一灰一红两把伞。谁开玩笑地喊:“你们在演白娘子与许仙哟?”一位朋友已在岸上大声地唱“千年等一回……雨心醉,风流泪,……”

    夜已深了,江上还时不时传来轮船的汽笛声。夜宿花洲岛,我要草草地写一点点感受,这是我的习惯。今天我只写这小岛如酒之醇诗之韵画之境的美丽。我写完这篇小稿,又独自推开玻璃门,走上过廊。看着雨还朦朦胧胧的下着,看着西江的夜色,看着江对岸高速公路,隐约可见来回车辆的灯光。我兴致未消,还想随口诌几句……

责任编辑:
标签:
免责声明:
  本文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国传统文化产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